その日、その時

その日。私が2年ぶりのあなたを抱きしめた時に、あることを言いたいけど言えなかった。

結局、私はやはり我慢できなくなった。

我慢できなくなったから、耐え難い心の痛みの中で、自らその変質した関係を切った。その代わりに、ツアーを全通しちゃって、彼の目の前に歌い上げて、自分の感情と対面した。

私たちは、やっと歪んでた繋がりを取り除けられた。私たちは、やっと何も影響されない状態でライブを見れた。開場の曲が響き始めた時に、本当に泣きたくなった。

最初から我慢しないべきなのか?私も知らなかった。どうであれ、桃色の雲の上にいる彼が、ずっと私たちを見守っているようだ。
[PR]
# by yxl | 2011-11-15 01:51 | 飄落的花瓣

あなたからのお返事

画面の中のあなたは、これからの予定を発表していた。
そして、何故か、私に話しかけているようだ。

「貴方か書いた手紙を、じっくりと読んだよ。」
「ほら、これもそれもやるから、いいでしょう。」
「そうね、貴方の言うとおりだね。それは感無量というだ。」
「貴方たちが心配することはこちらでクリアするから、楽しみにしてね。」

ここまで私が言ったことを大切してくれる人はいないだろう。
ここまで私の気持ちを分かってくれる人はいないだろう。

何ももらえなくても、私はあなたからの返事を受け取った。
それはあなたのやり方だ。私もよく知っていた。

これからは、海を越えて、あなたのもとへ行く。

私が自分に言う。「今回は必ず、一番素敵な笑顔で。」

あなたと再会するために。
[PR]
# by yxl | 2010-07-22 04:20 | 飄落的花瓣

Pourquoi?

為何要這麼累?為何要如此執著?為何無法轉移注意力?為何只能在迷霧中摸索著前進?為何只能詢問無法得到答案的問題?如果這一切是必經的過程,那終點又在何方?就算是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mais....pourquoi....?
[PR]
# by yxl | 2010-06-08 01:23 | 飄落的花瓣

Vous êtes ici

這陣子一直透過隨機播放功能與你對話:上班上到覺得脫力時你總是為我打氣;路上無聊時你總是為我解悶;心情不好時你總是在安慰我;甚至我在心底跟他鬧情緒的時候,你還會跳出來提醒我「妳不就是如此愛他嗎?」無力的同時彷彿可以看見你科科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為何對我這麼好,但我知道,你在這裡,雖然你的形體早在12年前遠去。
[PR]
# by yxl | 2010-05-02 02:09 | 飄落的花瓣

La Prisonnière

我不明白自己為何為自己設了牢籠,上了腳鐐,不停地在留下與掙扎間徘徊。想逃離的思緒不斷在腦海中翻攪,手指卻不停地在網路上梭巡著行程,只為著去見你一面。
[PR]
# by yxl | 2010-04-30 02:37 | 飄落的花瓣

yourself/myself

我以為我不會有勇氣打開它,但我卻努力地看完了它/我以為我只會是看完它,但我竟然必須負責它/我以為我只要確認它是否被正確地呈現,但我卻必須把所有字句、所有情緒嚥下之後再吐出來--我忍受著神經完全被你佔據的痛苦,享受著精神與你交流的樂趣/這是你帶給我的人生,也是我獻給你的人生/你不知會奔向何方,我也不知終點會在何處/只能感謝你給我機會,讓我與你在此交集/向你表示些許心意,為我留下愛的證據
[PR]
# by yxl | 2010-01-28 01:50 | 飄落的花瓣

Crucify My Love

從未想過與你的距離會縮得如此之近。
近到猶如親手將自己的心一槌一槌地釘上十字架。
[PR]
# by yxl | 2009-03-29 08:58 | 飄落的花瓣

Forever Love

15年了。

這15年來,雖然不是唯一,當然也不是全部,但是卻竟然持續至今,成為人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或說大部分。

愛上它,或說是他們,就是試練的開始,試你的耐心,試你的容忍度,試你的神經是否夠堅強,足以拉住你在雲霄飛車般的起落間不被甩出。你若不能受這樣的折磨,就無法體會獲得的甜美。但若你知道,就是只有它能夠給你滿足,讓你可以反覆聆聽而不厭倦,讓你在最絕望的時候獲得安慰,讓你在最低潮的時候獲得支持的力量,讓你可以在現場體會無上的喜悅,你就會練出足夠的耐心,足夠的容忍度與堅強的神經來維繫你的愛。

能不能愛上它,是看個人的造化。而愛上它之後,所能得到的並不是娛樂,而是人生。但也因此,無論是見不見得了面,或者中間是不是隔著大海,它都與你同在,直到你不需要它,或是永遠。
[PR]
# by yxl | 2009-02-14 03:29 | 飄落的花瓣

皇冠事件@香港

這次香港場因為很多因素,大概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寫演唱會報導了。所以來寫個場邊小花絮,這堪稱是我遇過最不可思議的事情吧……

應該不少人在101有見過我們家的星光YO一號,沒在101見過的,要是有注意之前的攝影比賽,應該也有見過照片。再沒見過的,可以去我站上看官方圖片,總之就是灰姑娘造型穿藍色風衣戴皇冠的那隻。

娃頭上的皇冠只是一個髮箍狀的東西卡在公主頭上,而且鬆垮垮的沒有固定在娃身上的機關,基本上當擺設是OK,帶出去就很容易掉。其實我在101和送機時兩次都有掉過orz,但是都靠好心的版友們幫忙找回來。我知道它很容易掉,所以另外手工做了別的頭飾當外拍用,暫時就沒有再掉過。

這次去香港,因為行前非常非常地忙,所以一直到出發前的兩小時才在收行李,本來我出國並不喜歡帶太多東西出門,但這次為了應戰,就心一橫帶了總共四隻娃出門。本來要帶外拍用頭飾,卻一時找不到也沒空找了,所以只好直接帶原本的皇冠出門。到了香港之後,本來還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帶去會場,被同行的友人一句話說「星光YO是我們的精神領袖(XDrz)當然要帶著」,就只好摸摸鼻子帶出去了。

因為我包包沒辦法把娃整隻收進去,在會場拍照留念後有記得先把皇冠拿下來收好,但是終演後拿出來拍紀念照,拍完後竟然忘記先將皇冠取下,就這樣晃回飯店。回飯店之後發現「糟糕皇冠不見了!」,雖然會場就在飯店旁邊,但是在場地這麼大又這麼多人的情況下,找回來的機率真的是非常渺茫....,個人抱著盡人事聽DE命的心情回到會場,跟保全人員(就是不准我們拉布條拉太久的人XDrz)說了這件事情,他們說門都關了清潔工也都下班,答應第二天早上通知相關人員,有找到的話會通知我們,並親切地留了電話。大家都是連續熬夜的狀態,腳跳了一晚也已經完全沒力,也就只好回到飯店窩著準備休息了。

第二天中午,我跟同行的兩位友人往會場移動,準備去排兌換券,走在天橋上(飯店通往會場的路是一道天橋)的時候,正在感嘆說昨天全副武裝(誤)卻因為星光YO的皇冠掉了的緣故,沒有在天橋上留些囂張照做紀念,忽然聽到「喀」的一聲,其中一位朋友踩到東西,我心想「不會吧!!!」她伸手一撈,真的是那頂直徑只有兩公分,顏色跟水泥差不了多少的小皇冠!!!鑲在上面的半珠雖然掉了,也立刻在旁邊找回來....

這件事,一路上有許多人證,但是怎麼想都還是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有去香港場的應該也不少人當天就知道了。碰上這種事,只能說是DE樣覺得我們家星光YO一號還需要那頂皇冠點綴吧....您真的一路上都守護著我們....(感謝拜)
[PR]
# by yxl | 2009-01-27 13:48 | 飄落的花瓣

ART OF LIFE

在書櫃大掃除時,無意發現她15歲時寫的日記,看了幾行剛好趁電話來就此闔上,不知幾時才有勇氣再度打開。

還記得那一年的生日,她站在重考班後方唯一看得到風景的陽台上,想著「我是個懦弱的人,沒有求死的勇氣,竟也活過15歲了」。會這麼說,是因為13歲的時候她曾經被父親詢問「妳想活到幾歲?」她給他的答案是15歲。一個小女生會對著她的父親說她只想活到15歲,你能想像她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嗎?當然不是吃不飽穿不暖,也不是被任何人虐待。我只能慶幸她已經想不太起來當年為什麼可以不快樂到厭世的程度,但是我很確定那樣的不快樂並不是憑空捏造的。

因為她是個懦弱的人,所以她的不快樂在考上高中後仍然延續下去。她不斷尋找出路,最後找到的是畫圖。她在心中築起了高牆,把自己的脆弱與敏感封閉在其中,以免它們帶領自己走向毀滅的道路。但同時也因為這樣的封閉,她苦惱於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直到在18歲時遇見了ART OF LIFE。

當我知道你說,「妳用CRAZY來形容的話,那表示妳的人生中有很辛苦的地方。」這話雖然不是對著我說,甚至你不知道我知道你說了這句話,但卻喚醒了十五年前的她。雖然她已經長大,已經在你的音樂的支持下熬過這一切。但是這句話仍以無比的力道擊中了我的胸口。你是如此深切的知道你歌中蘊含的力量,而你又是如此地關懷著所有聽見你的作品的人,即使他們永遠都不會得知這些。

雖然你不知道,而且你知不知道並不重要,但我必須感謝上天,15年前的她能遇見你和你的歌,15年後的我可以知道你說了這樣的話,讓心中的傷痕得以完全平復,雖然它早已不再隱隱作痛。
[PR]
# by yxl | 2009-01-25 03:56 | 飄落的花瓣

2ch鄉民的大作

目の前にある全てレスが釣竿に見える
揺るぎない落選の重さとオクの金額に怯える
腐り散りゆくまま
レス流されて飲み込まれてゆく
Ym、Uチケはつながらないまま重複乙

オクで思い通りの金額払おう
むしり取られ破産するぞ
いつしかライブはネタとなり
詐欺師を生み出し君は嘆くだろう

その腕の中 持てる金抱えて
預金ゼロの賭けに出よう
オークション全てが釣り堀だったら
テレビかネットで観てればいい

手を出したら振り込まされて金だけが消える
はかなさの代償 無駄に払い 垂れ流す現金
焦りもがくが故 認識できない 本人確認の意味を
教えてくれとスレで叫ぶ2ちゃんの中のおのれ

スレの中 冷めたレスにも目をやろう
もしも人生捨てぬのなら
自宅で観るのか 朽ち果て死ぬのか
二つに一つのライブ

君の予算通りで年末過ごそう
むしり取られ嘆く前に
いつしかライブはDVDとなり
どこでもお店で 君は買えるだろう

Once and for all,LIVE away ×3
Up to you
[PR]
# by yxl | 2008-12-22 01:50 | 花非花 霧非霧

 


有空的人可以去聽/看,他妹妹是我朋友
野百合也有春天
[PR]
# by yxl | 2008-11-08 05:06 | 花非花 霧非霧

現實與夢

前情提要

那第二個夢,是夢到他對我微笑,那個笑裡的意思是他知道我,或說知道我做了什麼。
我本來以為會是在某官方場合應驗,沒想到那笑容竟然是在機場的電扶梯移動時,拿著星光YO偷偷對他微笑打招呼的時候看到的。

還不能哭,還要去把大傢伙挖出來拍101,不是為了什麼空口無憑的証,而是為了你。
[PR]
# by yxl | 2008-09-17 18:12 | 飄落的花瓣

也是聯誼(一樣完全誤)

f0167924_1374371.jpg


我發誓星光YO一號絕對沒有坐在パちゃん的大腿上,這完全是攝影者某K的陰謀XD
[PR]
# by yxl | 2008-08-08 11:36 | 飄落的花瓣

聯誼(完全誤)

左邊是AKI家的火箭頭,中間是我家的星光YO三號(對不起沒有名字...),右邊是Sandy家帽子被拔掉的de娃(也一樣沒名字)
f0167924_349691.jpg

[PR]
# by yxl | 2008-07-27 03:49 | 飄落的花瓣

さよなら 101的MARK

f0167924_1923194.jpg


謝謝你陪伴我們做了一個多月美好的幻夢
希望有一天會與你再相見
[PR]
# by yxl | 2008-07-18 19:04 | 飄落的花瓣

紀念101的X mark撐過一個月

今天傍晚的天空難得地漂亮,想說趁機會去拍101,不過都拍失敗。
所謂的失敗呢,當然就是重點的MARK看不清楚…
(娘親的小傻瓜相機曰:我就只能這樣你還想要我怎樣)
f0167924_303011.jpg
[PR]
# by yxl | 2008-07-07 02:58 | 飄落的花瓣

直刺心中的殺氣


「蒼之血的微笑」是一本奇妙的怪書,通常一個作者要寫另一個人的傳記,以平鋪直敘出身成長過程經歷各種事蹟等等,是最一般性的作法,但是這本「蒼之血的微笑」語氣寫得簡直像小說一樣(作者自己是定位為SUPER NON-FICTION)。中間既有正敘也有倒敘,還有許多奇異的天外飛來一段(也許是YOSHIKI曾經向他提過的一些東西?)。以體育相關為主要寫作對象的作者小林信也,他是如何開始寫這本書的,其實也夾在其中。

如果從頭簡單地敘述這本書的來歷,就是算相當有名的作者,跟一位著名運動傷害的治療師白石宏先生是好友,工作室開在隔壁,作者眼睛曾動手術,在休養期間在廣播聽到ENDLESS RAIN,對X的歌印象深刻。某天YOSHIKI到隔壁工作室求診剛好被作者發現,之後YOSHIKI又要求治療師跟巡迴,治療師本來不太願意(覺得責任太過重大),但作者表示他會陪著治療師去,治療師才勉強同意。最後作者跟YOSHIKI說要幫他寫一本書,YOSHIKI也同意了,這本書就是這樣來的。

X CONNECTION以前登的「X的出道經過」,是從「蒼之血的微笑」中節錄的一段文章。原書內沒有這樣的標題,只是當初做刊物時為方便而定的。內容推測是小林信也訪問津田直士之後寫成。接下翻譯請託的老友K,當年還是南部某名校的專科生,而我不過是個還沒考檢定的日文初學者。因為買到了這本書,審視的結果覺得這一段應該相當重要,就毫不猶豫的決定翻譯出來。

翻這個當然沒這麼簡單,雖然K浸淫日文已經有數年時光,但仍覺得其間有一些無法索解之處,故此在不影響文章敘述內容的情況下加以省略。坦白說,省略的部份,也許是最能令人直視YOSHIKI本人強烈個性的部份。但是當年連拿去給日文老師(日本人)看,老師都說她沒辦法理解/解釋,只好跳過。

當年看這段文章的時候,只知道感嘆他們要為人所了解是有多麼不易。隔了十多年回頭來看,這段敘述,或說這篇文章中,所擁有的殺氣與壓力竟然從紙上躍然而出,只不過是訂正、潤飾與補譯闕漏的部份,竟讓人感到胸口不知被什麼壓住,覺得喘不過氣來。

可以想像,如果照一般傳記的寫法,不太可能表現出如此強烈的情緒。不過這本書的其他部分,很難統整起來當作正規的參考資料(?)處理,第一章是小林信也去紐約參加X記者會的紀錄。第二章基本上就是X怎麼起家的,第三張是YOSHIKI轉移工作據點到洛杉磯的情況(?),第四章是92東京巨蛋3DAYS以及之前的TOUR,從治療師身邊的角度觀察到的YOSHIKI身體與精神上的極限狀況,最後是到倫敦錄ETERNAL MELODY時相關的一些不知該怎麼形容的內容。

總之這本書除非有出版社有興趣出,個人不會把其他部分列入需要優先翻譯的內容中了。也可能因為這本書過於奇妙,日本飯好像也很少提對這本書的感想。
[PR]
# by yxl | 2008-06-22 16:41 | 飄落的花瓣

賄賂

f0167924_23201439.jpg


謝謝Aki代送到三浦靈園。下次可能該挑大罐點的,看效力會不會比較足XD
[PR]
# by yxl | 2008-06-21 23:51 | 飄落的花瓣

沸騰的青澀血液

正如津田直士先生的策略,X只要針對年齡就好,我聽見BLUE BLOOD這張專輯的年齡,正是他們設定的年齡。其實在那樣的年紀,完全不需要任何理性的理解,只憑著感覺與感性就可以陷進去,TOSHI的英文發音好不好只是話柄而已,根本就不起任何的影響。

我一開始並不是從專輯本身入手。同學當時借來「刺激」與「破滅」的錄影帶,ROSE OF PAIN的PV中打鼓的「動」的YOSHIKI,與ENDLESS RAIN LIVE中彈鋼琴的「靜」的YOSHIKI,就如此剛好地直擊了憂鬱少女的心靈。這兩首歌都同樣是收錄在BLUE BLOOD中的曲子。所以當年也毫不猶豫地,將這張專輯的盜版錄音帶(當時正版還沒出)帶回家。

看得懂看不懂歌詞重要嗎?當然重要,但並不是最為重要。其實YOSHIKI的歌詞中有不少重點都是用英文寫的,已經提供了相當的線索,台灣人的優勢還加上看得懂漢字。但是聽歌的關鍵還是「曲」與「表現」,所以當時雖然不懂日文,X的音樂仍毫無障礙地在腦海中盤旋。只是消化需要時間,似乎花了十多年也還沒完全消化完畢,以下是按照消化順(?)寫的心得。

療癒系雖然是1999年才出現的名詞,但是ENDLESS RAIN在我心中其實是一首療癒系歌曲的代表作。這首曲子不但在聽的時候心情可以奇妙地平靜下來,在唱的時候更是有一種淨化的感覺,如果能整個精神放開,跟著大合唱那兩句著名的副歌,應該會有一種α波(?)增幅,近乎唱聖歌或誦經的效果吧?

ROSE OF PAIN是一首古典音樂色彩非常濃厚的曲子,不僅僅是因為它開頭引用了巴哈的小賦格曲,也不僅僅是因為它錄音時找了交響樂團演奏。這首曲子裡頭許多部分,YOSHIKI顯然是把電吉他當小提琴在用,出現了大批普通搖滾樂中應該很難出現的雙吉他三度和弦音階行進。其實我十多年前有用鋼琴聽音copy過這首曲子,真的可以用鋼琴獨奏曲的形式從頭彈到尾(沒暖身的話還可以彈到手抽筋),只是原曲中間那段短短的鋼琴solo似乎有合成過,沒辦法100%copy。

紅這首曲子,雖然在演唱會時大家通常都很hi,但是它其實是一首很受傷的歌。開頭幾句極具電影感的英文歌詞,就已經充分地刻畫出這樣的傷,而且這種傷的確是屬於少年少女的傷,因為人成年(這裡的成年不是年齡上的成年)之後,就很難繼續對感情懷抱這樣的心情了。

如果說紅是傷,那WEEK END可以稱之為痛,而且是想死的痛。但奇怪的是它其實也讓我有療癒系的感覺,可以視為負向的療癒系。相信有不少人失戀時,是聽著這首歌猶如訴說著自己心情的歌聲,感受著那種痛到想去死的感覺,來熬過最難熬的時刻。個人心中這首歌的完整版是單曲版(有拍PV),這個版加入的一小段弦樂與鋼琴Solo,強化了曲子本身的對比,成為之後YOSHIKI曲的重點特徵之一。之後又出現新編曲的X JAPAN LIVE版,奇怪的是LIVE版也跟紅一樣變成很hi的歌,在演唱會場中會完全忘記這些痛,只有TOSHI在YOSHIKI鋼琴伴奏清唱的那一刻,會突然「回神」過來。

在聽完其他的歌之後聽Unfinished,真的只能說這是一首Y式鋼琴小品。與七八年後同樣是鋼琴+VOCAL為主的Crucify my love相較,算起來是蠻單薄的,也許這就是他們多年來都沒再唱的原因吧。

同名團歌,FANS的國歌(笑),演唱會最期待的一刻,完全的原始衝動,純粹的直覺與本能,不用動任何腦筋,跟著又跳又叫就對了。有趣的是,在X自己的歌之中,能歸為這種類型的歌也就此一首,ORGASM雖然同樣有某些東西,仍然不太一樣。

CELEBRATION在一整片的傷痛之中異軍突起,以充滿歡樂的姿態奇異卻又不突兀地成為這張專輯中的一份子。這首歌的PV有極為經典的YOSHIKI灰姑娘和HIDE教母(魔法師),所以說原來這個時候HIDE就開始當人的媽了嗎...(毆)。

WEEK END和SILENT JEALOUSY是在心中流血的痛,相對來說BLUE BLOOD和VANISHING LOVE就是暴走的痛。BLUE BLOOD在暴走中還帶有強烈的不安,途中三番兩次的轉調不知是不是為了強調出這樣的效果。其實這首歌的歌詞也充滿了Y式美學,但因為是快歌,所以這一點似乎很容易被忽略。

XCLAMATION與CELEBRATION同樣地奇異卻又不突兀出現在這裡,但是很難說些什麼。

ORGASM說穿了其實也很簡單,只是表達的東西跟X(歌名)不一樣。專輯裡的三分鐘像是「本番(?)」,演唱會裡的二十分鐘則是「全套(?)」。其實要說起這首曲子在演唱會中表現的意象,對於清純(?)少女(?)如我(?)來說還蠻令人害羞的…,當年去看LAST LIVE的時候,在旅館房間忘記為何對同行的友人提到老大拿乾冰出來的象徵意義,大家都忽然害羞地沉默下來(笑),這次巨蛋三天也只有一天有唱,不曉得海外LIVE有沒有機會「享受」與團員一起ORGASM的樂趣>///<。這首曲子不知為何,最令我介意的是PATA桑的SOLO+之後的雙吉他,所以創造之夜的時候有點orz,PATA桑你太久沒彈了我知道Q.Q。

最後還有一首大概可算是TONE不太合的曲子,跳過。
[PR]
# by yxl | 2008-06-19 18:00 | 飛散的光芒

烏鴉嘴與風涼話

我的烏鴉嘴從以前就相當靈,沒想到這次這麼靈。
老大要開LIVE果然沒這麼簡單,一上菜就是全餐啊……

是說巨蛋三天我看到他沒戴護頸就覺得小忐忑,因為我這個腰椎椎間盤突出病史有七八年的病人,也算是長期被背痛折磨,復健還做到腰部肌肉抽筋過(不過我只是去市立醫院看看而已,不像老大都是名醫照顧)。這毛病基本上不會完全好,只能以正確的姿勢來讓病情不要惡化。我現在已經習慣與隱約的腰痛作伴,不過在買了高級座椅和高級腰枕之後,比較沒有再遭遇急性大發作(發作時基本上是只能倒在床上不能動彈)。不過大概心裡有數,要是拿著重的東西到處跑或一直站著,就會出毛病了。

假設報紙說的都是真的,我個人是認為法國場出問題導致老大心情不好的可能性相當大,老法本來就超難搞。如果老大能儘速恢復,來台灣通通唱抒情歌我相信大家也一定全部毫無怨言吧。(老大自己一定無法接受就是了)。

可憐的風雲得陪我們吃全餐是蠻值得同情,不過老大的事情本來就一直都是這樣,再說下去大概又會被認為是風涼話了。現在所有官網都還沒發佈正式公告,就先平心靜氣等吧。(我怎麼這麼冷靜又冷淡呢?我心裡是有個聲音在說他在家練鼓應該不太可能練到爆掉啦,一定有別的事情…)
[PR]
# by yxl | 2008-06-09 15:38 | 飄落的花瓣

算是感言吧...

這是一篇今天不寫的話以後大概也寫不出來的文。

其實我現在已經想不起來當初為什麼會做網站了。印象中只是因為當時用的isp有附10m的免費空間,還有留言板討論區計數器等基本功能,然後word有簡稱IA的做網頁套件,就這樣開始了。當時應該已經在BBS上活動了相當長的時間,如果能找到那個時期的POST,也許可以尋出一些端倪。不過無論是X CONNECTION也好,這個站也好,其實都是很單純的從「想為X做些什麼」出發。雖然說中間經歷了多年的斷層,十多年後,能在PTT上得到版友熱烈的聲援,以及官方網站給予的肯定,讓我深刻的感受到我的確有達到當年的初衷,也感謝這些年來共同合作的友人。雖然我一向不想講這些事,不過這次算是破例在這裡偷偷說:

在整理解散報導和往生記事的時候,胸口仍然感覺到一陣陣的刺痛(這個痛不只是形容詞而已),甚至在寫報名表的時候,其實哽咽到必須先停下來做別的事。

但是就是有這些痛苦才更能體會到生命中的喜悅與幸福,例如X的演唱會現場。

僅此為記,謝謝大家。
[PR]
# by yxl | 2008-06-07 02:36 | 飄落的花瓣

夢與現實

我不是一個常做夢的人,但是有時候會有夢境很清晰地留下來。
然後,多年後,發生了印證這些夢的事實(但是並不是原本的夢中看到未來的影像)。

我記得我很久以前夢見過,在一個類似青年活動中心禮堂的地方hyde在場,轉頭忽然看見清春在我旁邊,而他們兩位前幾年都來台灣開過演唱會了。

我還記得我曾經在夢中跟TOSHI交談,而我的確在2003年與他交談過了。雖然當時的他與夢中曾見到的他完全不一樣。

最後就是老大了,其實我「記得」我夢見過他的次數只有兩次。做這兩個夢的時間點應該是我在日本唸書的時候。

一次是夢見他開演唱會從我面前跑過(而且感覺上是X的,雖然當時X已經解散),地點是在臺灣,有見到很像運動場看台圍牆的東西。夢中的自己十分狼狽,當然事實也證明我去看X演唱會的時候的確常常陷入相當狼狽的狀況……但以前從沒想過這個夢境會有實現的一天。

現在只剩最後一個與他有關的夢還沒完全應驗,這次網站比賽得獎,算是讓這個夢應驗的可能性提高到非常高的地步。如果真的應驗,我再跟大家講我到底是夢到過什麼。
[PR]
# by yxl | 2008-06-07 00:56 | 飄落的花瓣

X JAPAN台湾での公演を正式発表、大手新聞4社の一面広告

あんまり新聞記事のタイトルぼっくになってないねorz。


[PR]
# by yxl | 2008-05-27 01:57

translation of Life

這篇寫來寫去又改來改去,還是只寫重點好了……

這陣子在整理自己的舊譯文,猶如從電腦中挖出自己的記憶一般。從開始嚐試翻譯到現在,已渡過了十多年的時光。其實我並不知道自己最後竟然會走上職業譯者這條路,但是我的人生從認識X開始,的確是一直與翻譯脫不了關係,或說與翻X有關的文字脫不了關係。與其說是X改變了我的人生,說不定說X建立了我18歲之後的人生更為貼切。不過這當然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因為這十年來除了拿到學位之外,其他好像真的沒做什麼,現在他們復活,才出現動力重新燃起的感覺……但是這陣子精神上完全在狂飆,這種狀態其實很難定下心來工作哪:~

接下來應該會試著把我在翻譯時得到的心得寫下來。其實我的語言表達能力很差,大概寫不出什麼長篇大論吧。看到AKI這種水龍頭級的寫手,其實是蠻羨慕的(笑)。
[PR]
# by yxl | 2008-05-20 04:14 | 移植的植株

2008.3.30東京巨蛋創造之夜

“巨蛋3day”對於X與歌迷來說來說是一個極具魔力的字眼,象徵著一種無可自拔的熱情與不可能的任務。在還是X的時代,首次在巨蛋開三天演唱會的就是X,但也就這麼一次,在X JAPAN解散前則從來沒有連續開過三天。連這次的復活演唱會,本來都還預定是中間隔一天的兩天,但是在票券爭奪戰的影響下,YOSHIKI有勇無謀地決定連開三天,竟也令許多人達成了參加“巨蛋3day”的夢想,包括我在內。這件事的難度顯然連TOSHI都有同感,他一開頭就說「沒想到能連唱三天~」讓底下觀眾全部都笑起來。

但是連續三天對於體力來說還是相當沉重的負擔,像我們這種小歌迷,即使不用打鼓和奔跑,可能也很多人根本就興奮地睡不好吧。YO老大早早就準備了氧氣艙來當作對策,不過他第三天狀況還是很明顯地往下滑,最明顯的是在唱紅的時候,遇上hide solo的部分速度就忽然變快,其他時候速度就掉下來。對於這種事我當然不甚在意,但是總是有點心疼^^;。

雖然第三天的能量下滑,但是台上的人已經抓回了十年前(甚至是二十年前?)的感覺與默契,整個會場化為一體,洋溢著無可言喻的幸福感。YOSHIKI跑出來晃來晃去的次數也增加許多,像是唱I.V.的時候就在延伸舞台上到處晃,還一屁股跑去坐在SUGIZO面前聽他彈。TOSHI也一樣,似乎對於歌唱教室只有自己開講覺得不滿足,跟YOSHIKI一起跑去叫SUGIZO示範演唱,SUGI的歌聲偏清亮與柔和,在YOSHIKI的曲中特別顯出一種奇妙的溫暖感,有機會還真想聽聽他唱整首的YOSHIKI作品。其實我覺得這次演唱會有點對不起他,因為他鏡頭很少,大螢幕上出現的幾乎都是hide本尊,也很少有時間去注意他。我前方的兩位日本小姐顯然是SUGI FANS,周圍的人在high的時候,她們一副不太習慣的樣子,不過很意外與高興的是她們在唱X的時候也還是一起X JUMP!

這天終於出現了被視為X演唱會定番曲的ORGASM,而且是唱日文版?!我只能說……二十歲和三十歲聽這條歌的心情和感覺真的很~不一樣!特別是在演唱會上!!至於哪裡不一樣,請大家自己去「體會」,請不要來問我(不過無論要做什麼事情可都一定要注意各方面的安全…而且絕對不可勉強別人!!)。不過這次中段竟然是演奏加入貝多芬快樂頌的版本,又是另一個驚喜。ORGASM開始之前,另兩位老外客座吉他手也終於(?)被好好介紹了一下,雖然我無法很準確地抓出哪個聲音是誰的,但我知道要是沒有他們在,可能整個聽起來會空空的……是說,光就能跟超任性公主老大合作來說,就該佩服他們的勇氣與能力了。

今天的DRUM SOLO原則上跟無謀之夜沒有太大的出入,但是我拿望遠鏡觀察的結果是發現,有時候鍵盤發出很多聲音的時候YOSHIKI的手仍抓著鼓棒拚命打,可能昨天覺得這樣忙不過來,就叫INA偷偷在底下幫他彈也說不定XD。DRUM SOLO結束時YOSHIKI大概真的吃不消了,在鼓堆附近掙扎,同時TOSHI出來開始唱ENDLESS RAIN,這首同樣被視為演唱會定番曲的ENDLESS RAIN,也是捱到今天才出現。在THE LAST LIVE時,觀眾就是在大合唱這首歌的時候被撇下,當時所有人都努力高唱,希望他們還會再回到舞台上,也同樣珍惜著這也許是最後一次的機會。而2002年1月的FILM GIG和12月的YOSHIKI SYMPHONIC CONCERT,則是只有YOSHIKI一個人陪著/聽著觀眾唱,唱起來彷彿是為了安慰YOSHIKI也同時安慰自己。今天終於又回到五個人了!(現場跟旁邊抱歉叫不出名字的台灣FANS聊的時候,真的怎麼講都是脫口而出五個人哪,因為當時的感覺就是五個人…)今天的YOSHIKI很明顯地是在享受著TOSHI的歌聲,走近TOSHI的時候還擺出勝利姿勢討抱,彷彿忽然變回小學生得意地完成了什麼任務跑回來找好同學慶祝一樣…XD。雖然今天最後兩人一起下了舞台,觀眾也同樣被撇下,但是大家知道他們一定還會回來,都奮力地唱著等他們回來。

第二段安可果然是X,這次YOSHIKI不但跑出來一直喊We are~喊得聲嘶力竭,還有帶頭比X手勢(印象中很少看到…),不過他根本就喊太快打亂TOSHI的節奏了嘛XD。不知為何,在唱X這條歌的時候最期待的就是HIDE的「飛吧飛吧(跳吧跳吧)CALL」了,聽到HIDE大叫要我們衝破屋頂,就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跳完X JUMP本來以為要準備捲包袱移動了,沒想到台上竟然響起ART OF LIVE中段鋼琴不停反覆的基礎旋律,雖然因為第一天這首曲子唱了一半就被中斷,這樣的安排其實算是意料中事,但是知道能聽完全曲,還是很令人感動啊。大家都靜靜地揮動手上的小燈,等待YOSHIKI的出現。YOSHIKI不愧是一個對於音樂、情緒與時間掌控的高手,雖然這段鋼琴即興演奏從來沒有兩次彈的完全一樣,但是他對於什麼時候開始抓狂,什麼時候要把情緒慢慢回收,其實都有著精確地計算。第三樂章是HIDE最後的顯像,YOSHIKI為了讓HIDE的身影不要在舞台上缺席,真的是費了許多心血哪…

謝幕時間,多少都讓人怨嘆自己為何坐的如此之遠,不過當然坐的近也不一定能撈到什麼就是了:P。他們丟完東西以後抬出大型hide娃娃,還扛著它向觀眾揮手示意,真的是既可愛又令人忍不住笑出來。很奇怪的是,並沒有什麼難過的感覺,就像是你知道HIDE的確是在場內跑來跑去,而且不久的未來你還會再與他見面一樣。離開巨蛋之際,可說是滿懷著奇妙的幸福與感動,以及對X重新燃起的熱情,愉快地走入了Endless Rain之中。
[PR]
# by yxl | 2008-05-14 17:52 | 飛散的光芒

2008.3.29東京巨蛋無謀之夜

  X JAPAN復活的第一夜的確是極具破壞性的一夜,遲到、砸鼓、昏倒通通出現了XD。雖然知道他應該沒事(其實連續打鼓的時間並沒有那麼地長),下午往會場移動時心中還是有點忐忑不安。

  這樣的忐忑在到了會場之後轉為一種啞然失笑的感覺。因為四周的工作人員都不斷地在廣播「今天會準時開演,請大家儘速入場。」好吧那就進去吧,也不早了。今天不像昨天晚上是在Endless Rain中排隊等待,一下子就到位子上,跟旁邊不認識的台灣FAN寒喧了幾句之後,坐下來研究廣告單。

  工作人員說準時果然準時,六點一過歌聲就傳出來了,旁邊兩個位子竟然還是空的。TOSHI唱了半條歌才看到兩位老友匆匆衝進來,打了招呼就立刻投入演唱會。之後還聽其他朋友說到那天竟錯過了整整三條歌,欸,你們也太甜了吧,當了這麼久的歌迷難道不知道在X的演唱會上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嗎?XD

  曲目的順序與我個人的預期差不多,整體結構相同但曲目略有抽換,開場的慢歌和TOSHI的療癒系新歌都換了,快歌也換上了Drain讓YOSHIKI多爭取一點休息時間。TOSHI的歌聲與現場所有樂器的樂聲,讓我深深感受到X的每個音符都宛如刻畫在自己的細胞之中,成為生命的一部份,完全沒有因時光流逝而失色。

  TOSHI這天在開始唱他的療癒系新歌之前,講了很多話,一開始是說準時開演真好啊,然後說他已經吼到沒聲音了(底下大笑,其實陪著唱的歌迷可能也不少人沒聲音了吧),再來是提到這十年PATA說老了十歲(這個好像大家都是…),HEATH變成NEO VISUAL系,而他自己則是經歷了很多很多……到全國各小鎮巡迴演唱等等,最後是鼓勵大家要向前看,一起幸福~聽著他的說話內容,我感慨地想著,過了這十年,我總算大致上(雖然不是100%)聽得懂他在講什麼了。

  對我個人來說,這天最大的驚喜是PIANO SOLO,YOSHIKI竟然彈起十多年未彈的天鵝湖第一幕間奏曲,也就是柴可夫斯基著名的「天鵝主題」。對一個二十多年的芭蕾fan+15年的YOSHIKI fan來說,這已經不能說是夢寐以求的事情,根本就是作夢也想不到的驚喜。這段鋼琴SOLO,有學過琴或是常聽古典音樂的人大概都知道他彈起來還挺勉強,錯音也一堆,坦白說就是很多年沒好好練琴,手指的靈活度追不上心裡想要的感覺,但是同時又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為什麼這個人二十多年前能拿到著名私大音樂系的入學許可,二十多年來又為什麼能用音樂吸引這麼多人,樂聲裡的情感、表現樂曲時呈現出的獨特詮釋與對曲子輕重的拿捏,與許多職業演奏家比起來毫不遜色。我想他應該也知道自己沒辦法彈得很順吧?但是他就是這樣拼了命彈到完,到底是為什麼呢?難道是為了與昨天的Silent Jealousy做呼應?(耳朵尖的人應該有察覺,Silent Jealousy中間有一段鋼琴是從這裡引用來的)還是為了表現他昨天沒鋼琴SOLO所以要補償歌迷的誠意呢?

  今天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舞台上方的螢幕,I.V.要歌迷唱的副歌也刪減成兩句,所以大部分歌迷都跟上了。再來是有充分的休息時間,所以觀眾就開始很高興地玩波浪。在休息時間結束後,出現的是新的驚奇,Yoshiki為大家帶來了VIOLET UK的新作City of Devil,跟h.NAOTO合作(難怪入場時發的宣傳單有NAOTO...)。VIOLET UK的作品就像他自己所描述,是一種跨界的手法融合各種不同的音樂元素,把服裝秀引進表演中,他說了也快十年了,終於真正呈現在舞台上。其實YOSHIKI的作品一直都是強烈的動與靜的對比,在VIOLET UK之中則是大量增加了對比的元素,來展現一種奇幻的氣氛。可能因為東京巨蛋場地太大,現場陷入異世界氛圍的程度比2002年的BLIND DANCE相去甚遠,但是呈現的概念一致,且充滿能量。可惜的是,也許因為VIOLET UK事實上走的是前衛音樂路線,雖然同時有搖滾有古典有流行,卻既不是搖滾也不是古典更不是流行,他都做了十幾年(1995年就公佈了這個計劃),迄今仍無法正式發售,只能在四處撿拾一些碎片來領會。

  接下來竟是DRUM SOLO!其實我私心是希望他不要DRUM SOLO的,我比較希望他能活著做音樂而不是垮在舞台上(而且他這幾天都沒戴頸箍哪),但是他既然出來了也只能既來之則安之。這裡的驚喜是他竟然在鼓堆中準備了鍵盤,把鍵盤拿來當鼓砸!前面也提過YOSHIKI作品中動靜的對比,其實他的表演也一樣是這樣的對比,PIANO SOLO是靜態而清晰的表現,DRUM SOLO則是動態而混沌的表現,即使加入了鍵盤在本質上也沒有改變。

  DRUM SOLO結束後TOSHI開始清唱TEARS,YOSHIKI在歌聲中緩緩地向TOSHI走去,互相擁抱(大家心中一定在吶喊著:「要抱了要抱了」對吧?XD),這個場面宛如十年前THE LAST LIVE的重現,但是上次是分離,這次是重逢,能看到他們和好如初,一起站在舞台上表演,應該是許多人多年的心願。而最希望看到這個情景的,應該就是我們最親愛的hide吧,這首歌也宛如為了hide而唱,大家在充滿淚水的笑容中一起唱著Dry your tears with love,無法不令人百感交集哪。

  又到了休息時間,跟旁邊的朋友一起感嘆歲月不饒人也不饒FANS,很多人看台上沒有人就坐下來休息了。算算他們到了這個時候,LIVE定番的ENDLESS RAIN和X都還沒出現,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有沒有機會聽到,只能邊玩波浪邊等。等得差不多,覺得人應該出來的時候,竟然廣播說「今天的節目到此結束,謝謝大家」。心裡雖然疑惑但也就開始收東西。此時WORLD ANTHEM的音樂響起,人從後台走出來,終於開始了大家最期待也最懷念的X,很多人應該是這一天第一次真正的X JUMP吧!每個人都奮力地往上跳!有一種獲得解脫的喜悅。YOSHIKI中途還跑出來帶頭喊WE ARE~,對他來說,沒有X的日子應該是同等地寂寞?這次的LIVE中看他火力全開的樣子,其實是很令人感到安慰的。
[PR]
# by yxl | 2008-05-12 15:14 | 飛散的光芒

2008.3.28東京巨蛋破壞之夜

以往寫演唱會記錄時,基本上都是寫演唱會內容的詳情報導,不過這次的演唱會已經有許多影像與資料流出,所以這個部份就跳過,直接分享寫一些老人的感想。

十年前我跟幾位同為樂迷的好友,以及bbs上的一群板友一起到東京巨蛋看THE LAST LIVE,雖然面臨著X JAPAN解散的命運,但是並沒有特別感到絕望。TOSHI既然覺得X不是他的風格,他唱的很辛苦,當然不必勉強他留下,YOSHIKI和HIDE的SOLO活動都發展的很好,以後不會沒東西可聽。但是,因為X JAPAN的歌都是照TOSHI的KEY寫的,他們要找新主唱不容易,先解散也是一個辦法。所以在看THE LAST LIVE的時候,是抱著送別的心情,並沒有太多的悲傷。

然後大家都知道的,1998年5月傳來了噩耗。我還記得當年有整個星期是處於行屍走肉狀態,腦海裡不斷迴響著:「他走了,那這輩子要再看到X大概也無望了。」再加上之後在TOSHI身上發生的一些事情,基本上,我無法期待X會復活。

即使是這樣,人仍然得活下去。只能安慰自己等待YOSHIKI出VIOLET UK(雖然我知道,他受的打擊一定比我們任何人都深,要他振作起來恐怕也比任何人都難)。當他2002年終於出來開古典樂演奏會的那一次,四周都是唏唏嗦嗦的啜泣聲。一方面是為他肯復出而感動,另一方面多少也感受到,能聽見X樂曲演奏的方式,可能最多就只是這樣了吧。

去年聽說TOSHI回去找YOSHIKI,又聽說了奪魂鋸4的主題曲要以X JAPAN的名義發售,其實並沒有太多欣喜的感覺。也許有些人會有同樣的感受吧:「hide不在的X怎麼好算X呢?」接下來竟然要開復活演唱會?!

我相信對一些老FANS來說,這個「復活演唱會」五個字恐怕會令人有很強的抵抗感。我個人是還好,就好像這是一件你知道你必須去做的事情,買了票訂了機票旅館也就到了現場。更極端地說,就像FF7裡面人人(?)追隨(?)著賽菲洛斯的身影前往應許之地一樣,有一種莫名的聲音在呼喚,告訴你你若不去到現場一定會後悔。雖然hide是不在了,但是我對他們有信心,他們既然有膽開演唱會,必定不會讓歌迷失望。

有趣的是,雖然YO說不想讓回來開演唱會變得像是開同學會,我們歌迷去聽演唱會時倒是彷彿有開同學會的錯覺,這件事第一天最為明顯,場內場外碰到認識甚至是不認識但攀談起來的歌迷,都像是久別重逢的老友,話匣子打開了就停不下來。甚至開場大家都坐定位之後,四周也都在緊張而興奮地低聲聊天,等待X的出場。

其實大家忘記一件事情了。

坦白說我也忘了,一直到等了將近兩個鐘頭,在猜測會不會是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左前方的看台席(等於是在舞台側邊背後的觀眾席,看得到人從後台出入的狀況)傳來了掌聲。這陣掌聲蔓延到其他的看台與平面席,讓我忽然想起:「該不會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才遲遲不出來吧?」以前進場之後,就有歌迷會一直喊團員的名字(並不是有人出現才喊,我一開始其實也有點納悶,不過聽到有時會有吉他聲應兩聲就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這次竟然沒有人喊,可能是等入場等得太累了吧。此時應該是有人同時也想起同一件事,開始喊團員的名字,立刻從四面八方都有歌迷加入陣容。而保鑣等工作人員也從後台出口出現,演唱會終於開始了。

巨蛋真的是太大了,雖然由於hide的眷顧,離最前面的欄杆竟然只有三排的距離!但是YOSHIKI的鼓堆竟然有一半被舞台裝置擋住,看不到他打鼓的英姿T_T(還好鋼琴還看得到)。但是這個只隔三排的威力真的不容小覷,RUSTY NAIL的火焰熱力竟然可以直噴到臉上!(台灣的主辦單位可要小心觀眾席與舞台的距離。)在ARENA席上要確定誰在什麼地方也不太容易,但是大家被熱氣一噴,熱情全部都被點燃了,整個嗨到不行。第一段快歌前幾條的演出順序原則上與解散前幾次在東京巨蛋並無不同,但是竟然出現了以往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Silent Jealousy!同行的親友團裡有兩個也是從錄音帶開始聽起(但是沒看過現場)的老人,一聽前奏出來瞬時嗨爆!以感動的心情咀嚼著每個音符與鼓點,一切都如此地真實又夢幻,連YOSHIKI打完鼓開始砸鼓都是。

YOSHIKI該下去休息了。接下來開始的,出乎意料之外的竟然就直接是hide的部屋(DAHLIA TOUR時是HEATH先SOLO)。看著台上的女舞者扭動,聽著他的歌聲,眼中彷彿看到他拿著擴音器隨著音樂四處跑動,但又知道眼睛其實是看不到這樣的情景,令人不由得覺得整個會場有種轉化成降靈大會之感。

TOSHI的療癒系新歌SAY ANYTHING又是另一個驚喜。這首曲子在LIVE*3的CD中只收錄了一半,令人十分惋惜。TOSHI今天竟然從頭到尾完整地唱完,而且讓我發現我腦海中這首歌的歌詞順序已經因為多年沒唱而整個亂掉oT2(而且這首歌的歌詞又特別長),跟著唱的時候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不知道會不會被旁邊的人發現自己唱錯詞oT2。這首歌讓人十分清楚的感覺到,我們認識的TOSHI真的回來了,而且是帶著他新的人生體會回來唱X,在X的演唱會上唱歌不再只是他的工作,他是十分樂意地在與歌迷分享。

Without you和I.V.是兩首預期中一定會唱的新歌,意外的是Without you竟然只有鋼琴伴奏清唱,而I.V.是從鋼琴開始。我的位置看不清楚上方螢幕上的字幕,所以就跟著有點唱不起來oT2(沒做功課其實應該自己去面壁思過才是…)。

紅是X演唱會二十年來定番中的定番,老人們又瞬間嗨爆!但是最讓我爆炸的還是最後一首,YOSHIKI……你在彈什麼……不會吧……(前面的日本小歌迷竟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歌!)……本來這場演唱會是懷抱著欣喜的心情進來的,連THE LAST SONG都沒有讓我動搖……但是那彈奏著熟悉旋律的感性琴聲,讓我一幕幕回想起,當年第一次在TOWER頂好店看到X的原版專輯(而且是初回盤)時馬上跑去找附近認識的店員姊姊借錢買下的情景(因為不知道附近的郵局ATM在哪裡),還有自己高三時夜晚在無人的禮堂中,憑記憶用舞台上的鋼琴把整條歌抓起來的往事……TOSHI真的開始唱這首五個人一致都覺得表演起來超級累的歌……If it’s all real, Just KILL ME……鼓聲與吉他聲一起在巨蛋中開始奔跑……這真是太令人崩潰了……

狂飆了十五分鐘之後,YOSHIKI倒在鼓堆裡,報幕的聲音出現告知今天的表演已經結束。我知道他應該不會有事,時間也非常晚了,該走了。

附註:這句話不知該擺在哪裡,不過HIDE的3D投影,真是更加強了降靈大會的氣氛啊……
[PR]
# by yxl | 2008-05-10 05:09 | 飛散的光芒

hide memorial summit YOSHIKI宣佈台灣公演實況

YouTube實況影片連結(字幕版)

YOSHIKI背著TOSHI走出來,走一走還開始轉圈圈……然後兩人坐倒在地上。

To: 感覺真是不錯~~(叫)

Yo: 你是不是有點發福?(笑)(TOSHI笑著不甘願(?)地臉朝地轉身趴下跺腳)

To: (接過麥克風)(移動)(小聲)抱歉(大家笑)(TOSHI掙扎著爬起坐好)
  YOSHIKI好像要跟大家宣佈一些事情(歡呼)(麥克風交給YO)

Yo: 這麼溫和真的好嗎?(笑)
  嗯 那個(TOSHI爬起來)
  還是先給TOSHI說?(TOSHI擺擺手走開)
  你要叫我自己講?(TOSHI又走回坐下)
  嗯~~X JAPAN啊~~嗯  要叫我講啥啊?(轉頭與TOSHI對望)
  那個、X JAPAN又決定了一場演唱會了(歡呼)
  不過呢、不是在日本(望著TOSHI,TOSHI點點頭)
  日本也會開啦!(歡呼)
  雖然想再邀大家到東京巨蛋去,(好像有PATA的吉他聲?)
  說不定他們不肯讓我們開了?(大家笑)(再望著TOSHI,TOSHI又點點頭)
  我們有很多前科。(看TOSHI,TOSHI傻笑點頭)
  被禁止進入?應該沒有吧?不至於到這種程度吧?
  算了,不管東京巨蛋了,我們考慮到大阪巨蛋去吧!!(歡呼聲)

To: (接過麥克風)似乎就是這樣,也好,就這樣吧。(兩人站起)

Yo: 實際上呢?要說什麼?(轉頭看TOSHI,TOSHI小聲提醒。)
  啊,X實際上從來沒有在海外開過(看TOSHI),
  台灣?(TOSHI點頭,底下有人尖叫)
  我們決定要去台灣了。(底下鼓掌)
  是八月嗎?(TOSHI點頭,兩人互看)
  你不是不知道這件事嗎?(大家笑)
  嗯,也想再在東京開。(底下歡呼)
  也會帶HIDE一起去。

To: 就是這樣,以後也請大家毫無顧忌地來找我們吧~(叫)
  我們會向全世界獻上愛~(叫)
  HIDE~~
  HIDE~~
  HIDE~~
  HIDE~~
  HIDE~~
  向HIDE發誓
  大家一起創造出美麗的世界吧~~(叫)
  創造出和平的世界吧~~(叫)
  大家一起純粹地活著吧~~~(叫)
[PR]
# by yxl | 2008-05-08 02:33 | 移植的植株

X JAPAN最後之夜

*1998年4月3日完搞,原刊於X CONNECTION FINAL ISSUE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日本的東京洋溢著過年的氣氛。與以往不同的是,一大早開始,電車、地鐵的車站與車上,甚至是日本各地的機場,出現了許多在常人眼中是「奇裝異服」的人,這些人都往同樣的目標||東京巨蛋前進。

  是的,今天是X JAPAN最後一場演唱會「THE LAST LIVE」的日子。COSPLAY好的歌迷,在灰暗的日本冬天的天空之下,總是分外的引人注目。三點開始入場的演唱會,還沒到中午,巨蛋的周圍就已經聚集了成千上萬的歌迷,排隊買紀念商品的人龍,綿延出數十公尺的長度。歌迷們不是竊竊私語,就是鬱悶的蹲在地上抽煙。也偶有COSPLAY的歌迷在合照,或是別人要求拍照。現場洋溢著緊張的氣氛,伴隨著巨蛋內偶爾傳出的預演的聲音,大家交換著媒體所傳出的消息:「在MUSIC STATION的特別節目中,開場各團體登場的時候,X只有四個人上台……。」「YOSHIKI和TOSHI在紅白的預演上只有交換過眼神,一句話都沒交談過……。」「YOSHIKI已經應邀到好萊塢製作電影配樂、準備向世界進軍……。」貌似矜持的日本人,也無法掩飾心中的不安,臉上的笑容也都帶著無奈的表情。人潮越聚越多,已經超過了百貨公司大減價的擁擠程度。開場的時間已經到了,但許多人仍在外面徘徊不捨,也有許多人圍成很大的圈子,彼此的手搭在隔壁人的肩膀上,呼喊著團員的名字,為他們五人與自己加油打氣。隨著開演的時間的逼近,人潮漸漸湧入東京巨蛋內部。

  這次的舞台與往常非常的不同。以舞台本體為中心,延伸舞台向四方而成X的形狀。中央延伸舞台從舞台的中心向巨蛋的中心延伸過去,還有兩條環繞半場的延伸舞台沿著觀眾席的邊緣,共計有七條延伸舞台。主要舞台的上方,除了架成X型的結構之外,還有五根燈柱呈扇狀散開,裝飾著舞台。觀眾席除了慣例的搖滾區與兩層看台區之外,往常在舞台背後被擋起來做背景的地方,也坐滿了人群。舞台兩側的螢幕底下,隱約的也可以看到人頭鑽動……。本來通常只能坐滿五萬人的東京巨蛋,在X的工作人員善意的巧妙設計之下,塞進了五萬七千人的歌迷。

  距離公佈開演的五點過了將近半小時之後,隨著燈光的轉暗,歌迷的歡呼聲幾乎衝破了巨蛋的屋頂。熟悉的AMETHYST伴隨著流動的綠色光線開始響起,報幕的女聲開始緩緩道出「Welcome to our “ THE LAST LIVE ”. We've been looking forward to this night since last year , thank you for being here……」。當延伸舞台的頂點各自出現了五個人的身影時,歡呼聲沸騰到最高點。「We'll show you the place where dreams and life become one. Memorize this night we'll spend together , and keep us in your hearts……」本來佇立著的五個人緩步走向主要舞台的方向,暫時消失在黑暗之中。「We would like to introduce the members , the member on vocals : Toshi, on bass : heath, on guitar : Pata, on guitar : hide, and on drums and piano : Yoshiki.」隨著團員的名字一一報出,歡呼聲也一次又一次的隨之高漲。綠色的雷射光也應聲在屋頂上打出團員的名字,直到伴隨著舞動的X標誌傳出的「Introducing X Japan Japan Japan Japan……」話聲一落,「RUSTY NAIL」的前奏也隨之響起。緊接而來的樂聲與延伸舞台上的艷紅火焰及爆炸聲一同噴出。YOSHIKI與去年一樣,仍然帶著他的護頸瘋狂的打著銀色的鼓,TOSHI帶著墨鏡、穿著黑色的襯衫賣力的唱著。HIDE穿著一套大紅的皮衣、背著他上面畫著愛心的吉他登場。PATA穿著土黃色的外套,拿著他心愛的GIBSON賣力的演奏著。HEATH穿著黑藍相間的外套努力的彈著貝斯,台下的歌迷們也努力的跟著一起大合唱。結束的吉他聲之後,YOSHIKI好像還意猶未盡的敲了好幾下鼓。

  「終於跟大家見面囉~~」TOSHI叫著。「迎向X JAPAN的告別演唱會,大家一定有種種的回憶、種種的感情……」這時YOSHIKI好像附和似的擊出一連串的鼓聲,「就在今天,把這些思念全部流出,提起你們的精神來吧!!!」

  「WEEK END……WEEK END……WEEK END……」的回音隨著轉暗的燈光和在舞台兩旁交錯的紅白色橫條燈響起。唱的是DAHLIA TOUR的演唱會版,中段的鋼琴獨奏,如同歌迷混亂的心情一般,混亂的結束。

  兩隻以黃色雷射光打出、握著刀子不斷旋轉交錯的手,迴繞著巨蛋的屋頂,貝斯與吉他的前奏,伴隨著HIDE咒文般的聲音唸著「舌に殘る その苦みが 傷をこじ開けるよ……」TOSHI的歌聲也隨之響起。「……すれ始めた リズムの中 亂れ踊る メロディㄧ かけ違いのボタンでさえ 氣付かず奏で續けた」HIDE繼續唸著,TOSHI的歌聲也加入。「……色の無い華にまみれて踊れ 橫たわる詩にキスをあたえよう あたえよう あたえよう……」,在HIDE的話聲中,「SCARS」開始了與去年相同的版本。唱完之後,TOSHI開始說話。

  「今天真的在這裡集合的每個人、每個人都裝飾著有始有終的美吧!有這樣的覺悟吧!要做的時候就做吧!讓我看看你們的本性吧!!」TOSHI脫掉上衣叫著「來吧!」

  「DAHLIA||||」如同往常般TOSHI開場的狂吼,原本該應聲而出的鼓聲,在恐怖的靜默中遲了好幾秒才忽然冒出來。中間有整個段落,TOSHI一直站在YOSHIKI的後方拚命的唱,還從YOSHIKI的鼓堆旁邊拎起一瓶礦泉水往舞台後方的歌迷丟過去。唱完之時,其他的團員消失在舞台之上,只剩下YOSHIKI一個人,舉起一邊的鼓與鈸,用力的砸向剩下的另外一半,直到把整堆鼓破壞。台下的尖叫聲持續不斷,呼喊YOSHIKI的聲音此起彼落,隨著砰然巨響與四處迸發的火光,YOSHIKI摔在工作人員的身上,離開了舞台。

  在黑暗與歌迷的尖叫聲中不知過了多久,工作人員悄悄的將YOSHIKI透明的鼓在台上組合完畢。螢幕上映出奇怪的影像,舞台上的燈光亮起,沒有YOSHIKI在場的「DRAIN」也隨之開始。

  唱完「DRAIN」後暫時回復黑暗的舞台上,忽然亮起了探照燈的光芒,與光芒和歌迷的尖叫聲同時出現微笑著的YOSHIKI,緩步走向鋼琴,包著繃帶的右手隱隱滲出血跡。在寂靜中開始的鋼琴SOLO,起初是和緩中隱藏著不安的前奏,轉而開始了鋼琴版的「AMETHYSY」的演奏。演奏到中段,忽然變成狂暴的敲擊。
琴聲漸漸和緩,不知何時TOSHI已悄悄的出現在鋼琴旁,YOSHIKI向TOSHI點一點頭,「CRUCIFY MY LOVE」傾瀉而出,所有人靜靜的聆聽著。
唱完之後,在YOSHIKI彈著「LONGING」的前奏聲中,TOSHI開始說話:

  「在大家如此熱烈的支持的幫助下,X JAPAN從創團以來,真的是很任性的、真的是做了我們想做的事情。真的非常的感謝你們……」TOSHI走向鋼琴旁。一道白色的光柱打下,同時照在坐在鋼琴椅上的YOSHIKI與站在鋼琴旁的TOSHI身上,「傷つけ合った言葉も 重ねた淚も いつかは想い出になるよ……」只有兩個人的「LONGING~跡切れたMELODY」開始,隨著「I sing without you. I'll sing without you. Can't you hold my tears. Cause, still I love you……」其他人也現身於舞台之上。白色的光束跟隨著樂聲在東京巨蛋中舞動,照耀著全場的歌迷。

  在「LONGING」結束的瞬間,「紅」的前奏隨即響起,舞台上被紅光覆蓋。TOSHI走到咬著PICK,彈著前奏的HIDE身邊,坐下來開始唱「I couldn’t look back. you've gone away from me. I felt my heart ache, I was afraid of following you ……」隨著吉他、貝斯與鼓和爆炸聲,銀色的絲帶向觀眾席噴過去,接下來就看到TOSHI努力的唱著,還撿起銀色的絲帶跑過延伸舞台,去掛在HIDE的身上。間奏的時候就在舞台上狂奔,煽動著歌迷的情緒。

  接下來的「ORGASM」,TOSHI又照慣例開始煽動全場的氣氛,叫著「從腹部發出你們的聲音來吧!!!」,前段是唱著英文的歌詞,中段YOSHIKI又率領著滅火器大隊,在舞台旁邊的通道跑來跑去,回到舞台上,搶過麥克風大吼「提起你們的精神來吧!!」,還把身上的長風衣脫下,丟向觀眾席。大家好像都忘記了這次是最後一次演唱會,在狂熱的氣氛中結束。

  團員們離開舞台之後,下面的歌迷就很有默契的開始玩波浪,呼喊名字的聲音,也不時從巨蛋的各個角落中傳出。玩了一陣子波浪之後,從觀眾席中自動的傳出反覆的「Endless rain, fall on my heart心の傷に Let me forget all of the hate, all of the sadness……」的合唱聲,歌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歌迷加入合唱,直到舞台上的探照燈亮起,狂熱的歡呼聲響起,YOSHIKI也悄悄的出現在鼓堆中。在柴可夫斯基的C小調弦樂小夜曲第一樂章的背景音樂襯托之下,DRUM SOLO瘋狂的開始。整個鼓底下的支架,隨著鼓聲緩慢的往上抬起,接著向著中央延伸舞台往巨蛋的中心移動。中段的背景音樂先轉成拉赫曼尼諾夫的C小調鋼琴協奏曲第二號第一樂章,隨著YOSHIKI逐漸停止的節奏,「SAY ANYTHING」的管絃樂版靜靜的流出……YOSHIKI整個上半身雖然已經趴在鼓上,但是腳仍然不死心似的踩著大鼓的踏板,在一聲狂吼之後,又開始在濺起的水花中瘋狂的打著鼓,背景音樂切回拉赫曼尼諾夫的C小調鋼琴協奏曲第二號第一樂章,直到YOSHIKI再度支持不住,掙扎的踩著踏板,舞台上的火花,隨著他鼓棒一聲聲敲鈸的聲響,直噴到巨蛋的屋頂,在砰然巨響的鼓聲與火花的完美組合之中,結束了DRUM SOLO。

  DRUM SOLO結束後,YOSHIKI坐在中央延伸舞台一端的階梯上喘息之時,「もう獨りで步けない 時代の風が強すぎて……」的歌聲傳出,TOSHI站在舞台的中央,開始唱「FOREVER LOVE」。「……Forever Love, Forever Dream 溢れる想いだけが……」YOSHIKI站起來,開始向著TOSHI的方向一步步走去,TOSHI繼續唱著「……激しく せつなく 時間を埋め盡くす||Oh! Tell me why. All I see is blue in my heart……」YOSHIKI走到TOSHI的身邊,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歌聲也隨之中斷,全場的歌迷幾乎同時都情緒失控。兩人擁抱在一起過了幾乎有一世紀那麼長的數十秒鐘,YOSHIKI拍拍TOSHI,走向鋼琴,TOSHI繼續唱「Forever Love Forever Dream このまま そばにいて……」此時其他人也都出現在台上,當唱到「Ah Will you stay with me 風が過ぎ去るまで……」的時候,YOSHIKI乒的一聲趴在鋼琴上,鋼琴的聲音隨之中斷,歌迷們又開始哀嚎。他悄悄的用手臂拭淚,隨即跟著歌聲彈下去。在尖叫聲中,「FOREVER LOVE」劃上完美的休止符,團員再度離開了舞台。

  「WORLD ANTHEM」突然的隨著亮起的燈光開始,巨蛋中的歡呼聲幾乎衝破了屋頂,五個人也隨即出現在舞台上,在唸介紹詞的男聲介紹完團員的名字,喊著「ARE YOU READY||……WE ARE X|||」的同時,「X」的前奏在YOSHIKI的鼓聲中開始。慣例的「X跳躍」,也隨著歌聲撼動著整個巨蛋。TOSHI叫著「把你們各式各樣的感情、各種各樣的回憶,全部都傾瀉出來吧!!!」。中段TOSHI跑到YOSHIKI身後,拿起礦泉水就往YOSHIKI頭上倒,還撈了一根鼓棒幫YOSHIKI敲鈸。慣例在HIDE大喊「飛吧飛吧飛吧飛吧||」的叫聲中打鼓應和的YOSHIKI,這次跑下了舞台,大叫「把屋頂整個弄壞吧!!去吧||!!」,而由HIDE自己背著吉他打鼓應和。全曲在TOSHI大叫:「你們這些傢伙,最棒啦||」的叫聲中結束。

  喘息略定之後,TOSHI走向巨蛋中央,注視著歌迷,說著:

  「在同樣的時代中,抱持著同樣的痛苦、同樣的傷口、同樣的寂寞、同樣的孤獨的我們,以音樂在此相逢……這個樂團的名字,就是『X JAPAN』。『X』這個名字是YOSHIKI取的……他說『不知道為何,就是想把名字取做X……』(這時YOSHIKI向TOSHI的方向走去),所謂的『X』,就是無限的標記、無限的可能性這樣的意義。真的、我們每一個人……和你們每一個人,現在、與今後、在無限中、未知中……真的是非常的美!!!(叫)

  沒有任何、任何變成什麼的必要……也沒有任何、任何加在身上的必要……現在大家的純潔的臉龐,就是『X』!……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TOSHI把麥克風交給YOSHIKI,YOSHIKI的臉上洋溢著笑容,開始說話。

  「真的、各種各樣的事情……總算是……從今以後,TOSHI仍是永遠的朋友……呃,也仍然(開始哽咽)尊敬著HIDE、PATA、HEATH……(淚)直到現在忍耐著我的任性的唱片公司、工作人員、還有所有的歌迷們,真的是非常的感謝你們。謝謝、謝謝大家||(叫)」

  YOSHIKI吼完後,走上鋼琴座。「ENDLESS RAIN」的前奏也隨即開始,TOSHI打橫坐在YOSHIKI的鋼琴椅的角落上對著觀眾唱,後來轉過身去跟YOSHIKI並排坐著,一直唱到鋼琴間奏,才起身走下台階。然後,TOSHI走到HIDE的面前,面對著HIDE開始唱「It's a dream, I'm in love with you まどろみ抱きしめて……」,HIDE也跟著一起唱,眼中閃爍著淚光。唱到「The dream is over 聲にならない 言葉をくり返しても……」的時候,TOSHI移動到HEATH的身邊,一直到「Until I can forget you love……」的時候,TOSHI揉揉HEATH的頭髮,走到PATA旁邊,抱著PATA的肩膀繼續唱。最後,在歌迷的大合唱之中,團員一個一個消失在舞台之上,只留下閃亮的透明鋼琴,與五萬七千個聲音,一起在東京巨蛋之中迴盪著……

  在似乎永無止境的歌聲中,舞台的燈光亮起來,「SAY ANYTHING」的背景音樂響起,原先努力唱著「ENDLESS RAIN」呼喚著團員們的歌迷,在歡呼聲中開始唱「SAY ANYTHING」,隨著舞台上的燈光全開,YOSHIKI兩手抓著大把的紅色玫瑰率先衝出來,跑到延伸舞台上往觀眾席丟去,其他的團員也隨即出來,走向各條延伸舞台,一手抓著袋子,一手向觀眾席拋著各式各樣的禮物,YOSHIKI最後在奔跑中把身上穿的襯衫也脫下來丟向台下的觀眾。最後,五個人回到舞台中央,握著手站成一排一起歡呼,「一次、兩次、三次………」在第十次的時候五個人一起跳起來,在觀眾的歡呼聲中結束了最後一次的謝幕。

  五人的謝幕之後,HIDE、PATA、HEATH又背起樂器,YOSHIKI走向鋼琴。在TOSHI說著「對於最了不起的我們,在這裡的每個工作人員,這樣地在這裡集合的、支持的每個人,還有雖然不能來但是支持我們的每個人,最後,送給你們這首歌。」的話聲中,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舞台上演奏的「THE LAST SONG」的鋼琴前奏響起。寂靜的琴聲、清亮的歌聲與台下的叫聲和哭聲交織在一起。曲子快結束的時候,TOSHI、HIDE、PATA、HEATH一個一個的離開舞台,在觀眾的呼喊聲與最後的掌聲之中YOSHIKI彈下最後一個音符,站起身來向觀眾席深深的一鞠躬,離開舞台……

  在「TEARS」的背景音樂襯托之下,兩邊的螢幕映出了從地下樂團時代開始的各種影像紀錄,除了市面上販賣的錄影帶的內容之外,還有一些未公開的影像,最後,螢幕上打出了「長期以來,謝謝你們的支持……。從心裡感謝著大家……。1997年12月31日 X JAPAN團員 一同」,舞台上開始放室內煙火,華麗燦爛的結束了這場最後的演唱會。

  觀眾席的燈光亮起,在「UNFINISHED」和「FOREVER LOVE」(LAST MIX)的旋律中,人潮緩緩的散去,X JAPAN也在此劃下休止符,成為永遠的傳奇……
[PR]
# by yxl | 2008-04-03 10:08 | 飛散的光芒